鈣鐵鋅咀嚼片(60片)

積分值:128 分積分怎么用

建議零售價:
128 RMB

育兒交流群

8021

和媽媽們討論經驗,向資深營養師請教育兒健康問題

當前話題

你家孩子也是總容易生病嗎?

去加群

均衡飲食測評

7566

什么飲食最好?營養均衡最好。 快來測一測您的飲食是否均衡吧。

產品參數:

  • 保健功能:補充鈣、鐵、鋅
  • 不適宜人群:嬰幼兒、孕婦、乳母
  • 主要原料:碳酸鈣、富馬酸亞鐵、檸檬酸鋅、白砂糖、全脂乳粉、檸檬酸、硬脂酸鎂、二氧化硅、甜橙香精
  • 具體規格: 72g(1.2g/片×60片)
  • 食用方法及食用量:每日1次,每次2片,嚼食
  • 批準文號:G20110003
營養Q&A
營養知識

概述:

是一種人體必需的礦物質,不僅是構成機體骨骼、牙齒的主要成分,也是維持機體凝血、神經信號傳導、肌肉收縮等正常生理功能所不可或缺的常量元素。

推薦攝入量:

成人:800 mg/d(毫克/天);(RNI:推薦攝入量)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增加骨鹽含量和骨質密度,促進骨骼健康

研究范圍:兒童、孕婦、中老年人

文獻使用劑量:768~1200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在人的一生中,兒童青少年時期、妊娠期和中老年時期骨質變化較大,也較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需要重點關注這三類人群的骨骼健康狀況。
一、兒童青少年
處于生長發育期的兒童青少年,機體為滿足快速的新陳代謝需求,對鈣的需求量顯著上升。為了解兒童青少年補鈣對他們體內骨質含量和骨密度的正常增長的影響,澳大利亞研究人員綜述了國際上19項人體隨機對照實驗(RCT),結果顯示:兒童青少年在基礎膳食平均鈣攝入量為745mg/d的條件下,如果每天平均補充鈣768mg,能夠顯著促進全身和橈骨的骨密度增加[1] 。
由于不同國家的人群體質差異比較大,那對于國內的兒童青少年來說,補鈣對骨質含量和骨密度又有怎樣的影響呢?中山大學的研究團隊對青春前期女童進行為期兩年的補鈣干預實驗,結果顯示,每天補鈣(1000mg)有助于她們的骨密度和骨質含量的增長。換言之,對于國內的兒童青少年,增加鈣的攝入量可能有助于他們骨質含量和骨密度的增長[2]。
二、妊娠期
由于妊娠婦女血容量增加,加之胎兒從母體攝取大量的鈣以供生長發育的需要,使妊娠婦女對鈣的需要量顯著增加。當妊娠婦女鈣輕度或短暫性不足時,母體血清鈣濃度降低,繼而甲狀旁腺激素的合成和分泌增加,加速母體骨骼和牙齒中鈣鹽溶出,滿足胎兒對鈣的需要[3]。
當缺鈣嚴重或長期缺鈣時,母親可發生小腿抽筋或手足抽搐,嚴重時導致骨質軟化癥,胎兒也可發生先天性佝僂病。因此,孕婦應增加含鈣豐富的食物,膳食中鈣攝入不足時亦可適當補充一些鈣制劑[3]。
美國科學家開展的一項隨機交叉試驗顯示:孕晚期補鈣(1200mg/d)有助于減少妊娠末三個月孕婦的骨轉化,也就是說補鈣有助于妊娠期婦女的骨骼健康[4]。
三、中老年期
隨著社會經濟和醫學保健事業的發展,人類壽命將逐漸延長,老年人口比例不斷增加。老年人的鈣吸收率降低,一般低于20%,對鈣的利用和儲存能力低,容易發生鈣攝入不足或缺乏引發骨骼健康問題[3]。
在澳大利亞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對具備特定條件的、同課題的諸多研究結果進行綜合分析的一類統計方法),綜合分析了29項相關的研究,探究鈣對50歲以上中老年人骨密度及骨折影響, 結果顯示補鈣(800~1200mg/d)可使各種骨折的風險降低,同時降低髖骨和腰椎的骨質流失,并且鈣和維生素D(VD)同時補充的效果優于單獨補鈣效果[5]。

參考文獻:

  • [1]Winzenberg T, Shaw K, Fryer J, et al.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bone density in healthy children: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BMJ 2006;333:775-781。
  • [2]柳楨, 李星, 肖新才, 等. 鈣攝入量對青春前期女童骨量增長的影響—兩年隨機干預實驗. 營養學報 2009;31:241-5.
  • [3]營養與食品衛生學第6版,人民衛生出版社。
  • [4]Janakiraman V, Ettinger A, Mercado-Garcia A, et al. Calcium supplements and bone resorption in pregnancy: a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Am J Prev Med 2003;24:260-4.
  • [5]Tang BM, Eslick GD, Nowson C, et al. Use of calcium or calcium in combination with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to prevent fractures and bone loss in people aged 50 years and older: a meta-analysis. Lancet 2007;370:657-66.

降低骨質疏松發生的風險,改善骨質疏松問題

研究范圍:骨質疏松

文獻使用劑量:600~3000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骨質疏松是由于膳食鈣攝入不足等原因引起的骨密度降低,進而導致機體出現骨痛甚至脆性骨折等一系列問題[1]。絕經后婦女和中老年人由于其特殊的生理狀態,常常是骨質疏松的高發人群。
絕經后女性易發生骨質疏松,因為絕經后的女性體內的雌激素濃度降低,而導致骨丟失加速。美國科學家給予絕經后婦女持續4年每天口服鈣劑,試驗結果表明,鈣劑能夠減少絕經后婦女由于年齡增長而引起的骨質丟失[2]。此外,韓國[3]和北愛爾蘭[4]的兩項人群干預試驗研究也同樣證實了絕經期后婦女補鈣能夠促進骨骼合成和減少骨丟失,從而減少骨質疏松的發生幾率。
由于維生素D能夠促進鈣的吸收和利用,希臘科學家對鈣(1200mg/d)與VD(300IU/d單位/天)聯合補充和單獨補鈣(1200mg/d)效果進行了對比,結果顯示,同時補充鈣和維生素D能夠增強絕經后女性的骨盆、脊柱和總骨質密度[5],并且聯合補充鈣和維生素D對絕經后婦女骨骼健康的促進效果要顯著強于單獨補鈣的效果。
隨著年齡的增長,中老年機體對鈣的吸收減弱,骨質大量丟失,也極易發生骨質疏松等骨骼方面問題[6],因此在中老年階段,減少骨質疏松的發生風險至關重要。英國科學家給尚未患骨質疏松的老年女性志愿者,連續兩年聯合補充鈣(1000mg/d)和維生素D(400IU/d),發現志愿者骨密度在補鈣后大大提高[7]。
骨質疏松最為常見的后果是發生脆性骨折,為了解補鈣與老年人骨折風險的關系,澳大利亞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隨機對照雙盲試驗,連續5年給予老年人補充鈣劑(1200mg/d)和維生素D(1000IU/d),試驗結果顯示:與同齡段未補鈣人群相比,聯合補鈣和維生素D后老年人的骨折發生率明顯減少[8]。
補鈣可以減少老年人骨質疏松和骨折的發生風險,那么對于發生過骨健康問題老年人,補鈣對他們的骨骼健康又有何影響呢?丹麥科學家選取了發生過臀部和上肢骨折的志愿者,給他們口服安慰劑或鈣(3000mg/d)和維生素D(1400IU/d),試驗結果顯示:長期補充鈣和維生素D減少了發生過骨折老人的骨質流失;增加了他們的骨密度;換言之,補鈣對發生過骨折的老年人的骨骼健康同樣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9]。

參考文獻:

  • [1]葉山東,原發性骨質疏松癥的流行病學. 安徽醫學,2009,30(11):1261-1262.
  • [2]Riggs BL, O'Fallon WM, Muhs J, O'Connor MK,et al., Long-term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serum parathyroid hormone level, bone turnover, and bone lossin elderly women. J Bone Miner Res. 1998,13(2):168-74.
  • [3]Choi JS, Park MY, Kim JD,et al., Safety  and  efficacy  of  polycalcium  for  improving  biomarkers  of  bone  metabolism: a 4-week open-label  clinical study.  J Med Food. 2013,16(3):263-7.
  • [4]Slevin MM, Allsopp PJ, Magee PJ,et al., Supplementation with calcium and short-chain fructo-oligosaccharides affects markers of bone turnover but not bone mineral density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J Nutr. 2014,144(3):297-304.
  • [5]Moschonis G1, Manios Y, Skeletal site-dependent response of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quantitative ultrasound parameters following a 12-month dietary intervention using dairy products fortified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the Postmenopausal Health Study. Br J Nutr. 2006,96(6):1140-8.
  • [6]Heaney RP, Gallagher JC, Johnston CC,et al., Calcium nutrition and bone health in the elderly. Am J Clin Nutr. 1982,36(5):986-1013.
  • [7]Bolton-Smith C, McMurdo ME, Paterson CR, Two-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vitamin K1 (phylloquinone) and vitamin D3 plus calcium on the bonehealth of older women. J Bone Miner Res. 2007 Apr;22(4):509-19.
  • [8]Zhu K, Devine A, Dick IM, Effects  of  calcium and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hip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calcium-related analytes inelderly ambulatory Australian women: a five-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8 ,93(3):743-9.
  • [9]Hitz MF, Jensen JE, Eskildsen PC.et al.,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bone markers in patients with a recent low-energy fracture: effect of 1 y of treatment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Am J Clin Nutr. 2007,86(1):251-9.

緩解經前綜合征(premenstrual syndrome,PMS)

研究范圍:經前綜合征

文獻使用劑量:1000~1238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經前綜合征(PMS)是女性月經前的一種綜合征,常見的臨床表現為腹脹、乳房疼痛、焦慮、情緒波動、疲勞以及易激惹等。流行病統計調查數據顯示有80%-90%的女性都有月經經前不適的經歷,其中有3%-8%的女性有嚴重的經前期綜合征,女性月經前的各種不適已經影響到了她們的正常生活[1]。
早在1989年,美國科學家Thys-Jacobs 教授為了探究補鈣與PMS問題改善之間的關系,開展了一項針對PMS志愿者為期三個月的隨機交叉人群試驗,試驗發現補鈣(1000mg/d)后可顯著改善PMS的腹脹、惡心、反胃等問題[2]。由于當時條件的限制,試驗選取的樣本量較少,該試驗結果的可信度受到質疑。
在時隔十年后,Thys-Jacobs 教授的研究團隊再次針對鈣與改善PMS的關系開展了一項大樣本量的人群試驗,研究再次證明鈣劑的補充(1200 mg/d)能夠顯著改善PMS的經前不適[3]。2009年,德國的學者開展的一項雙盲臨床試驗,同樣證實了補充鈣劑(1000mg/d)能夠很好的緩解由于PMS引起的女性經前期易疲勞、情緒波動、失落等不適癥狀[4]。
綜上所述,補鈣對PMS的效果已經得到驗證。但是補鈣能否對PMS防患于未然,降低女性PMS發生的風險呢?為了探究這一問題,美國科學家針對尚未發生PMS的健康女性,開展了一項為期10年的大樣本病例對照研究,研究結果顯示補充鈣劑(1238 mg/d)能夠降低女性發生PMS的風險。科學家分析,鈣可能會影響內源性雌激素水平,進而影響PMS的發生與發展[5]。

參考文獻:

  • [1]Grady-Weliky TA. 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N Engl J Med 2003;348(5):433–438.
  • [2]Thys-Jacobs S1, Ceccarelli S, Bierman A,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in premenstrual syndrome: a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J Gen Intern Med. 1989,4(3):183-9.
  • [3]Thys-Jacobs S1, Starkey P, Bernstein D, et al., Calcium carbonate and the premenstrual syndrome: effects on premenstrual and menstrual symptoms.Premenstrual Syndrome Study Group. Am J Obstet Gynecol. 1998,179(2):444-52.
  • [4]Ghanbari Z, Haghollahi F, Shariat M,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 therapy in women with premenstrual syndrome. Taiwan J Obstet Gynecol. 2009,48(2):124-9.
  • [5]Bertone-Johnson ER1, Hankinson SE, Bendich A, Calcium and vitamin D intake and risk of incident premenstrual syndrome. Arch Intern Med. 2005,165(11):1246-52.

增強免疫力

研究范圍:免疫力低下

國內外研究結果:

德國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探究鈣與免疫功能的實驗,其中細胞實驗顯示,活化的磷酸鈣能夠誘導細胞內抗炎因子(白介素-6、白介素-1β)的釋放,從而促進細胞內固有免疫系統的免疫功能;而動物實驗發現,磷酸鈣能夠促進大鼠體內白介素-8的釋放,從而增強小鼠免疫力[1]。
英國、西班牙和美國科學家聯合開展了一項細胞實驗,研究發現在2型糖尿病志愿者免疫細胞內,鈣濃度與免疫細胞功能密切相關[2],鈣在細胞實驗中顯示出增強免疫系統功能的作用。
既然鈣與免疫功能密切相關,那對于體內鈣含量不足的人群,他們的免疫功能會不會因此受到影響呢?美國科學家對此進行了研究,研究人員選用了鈣內流不足者作為研究對象,探究鈣與免疫系統的關系,結果發現細胞內鈣含量不足時免疫功能明顯下降,其原因可能是低鈣使得免疫細胞(T細胞和B細胞)在胸腺和骨髓發育過程中出現了異常所致 [3]。

參考文獻:

  • [1]Kozlova D, Sokolova V, Zhong M, Calcium phosphate nanoparticles show an effective activation of the innate immune response in vitro and in vivoafter functionalization with flagellin. Virol Sin. 2014 Feb;29(1):33-9.[2]Kappala SS, Espino J, Pariente JA, et al. FMLP-, thapsigargin-, and H?O?-evoked changes in intracellular free calcium concentration in lymphocytes and neutrophils of type 2 diabetic patients. Mol Cell Biochem. 2014 Feb;387(1-2):251-60.
  • [2]Feske S. Immunodeficiency due to defects in store-operated calcium entry. Ann N Y Acad Sci. 2011 Nov;1238:74-90. 
  • 備注:
    奶制品是鈣的良好的膳食來源,但對于乳糖不耐受的人群來說,由于不能耐受奶制品中的乳糖,這部分人群不能從奶制品中獲取足量的鈣。尤其是對于乳糖不耐受的兒童,為促進骨骼形成和身體生長發育,他們尤其需要額外補充鈣劑[1]。
    在英國科學家開展的一項橫斷面調查,研究了189名乳糖不耐受者的日常飲食中鈣的攝入量水平,結果顯示:對于乳糖不耐受人群,僅從食物中獲取的鈣難以達到適宜攝入量(Adequate Intake ,AI)的要求,可能需要額外補充鈣劑[2]。因此,為了滿足乳糖不耐受人群機體日常必需的鈣需要量,鈣補充劑是奶制品的良好替代品[3]。
  • [1]Heyman MB; Lactose intolerance in infants,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ediatrics. 2006, 118(3):1279-86
  • [2]Lovelace HY, Barr SI. Diagnosis, symptoms, and calcium intakes of individuals with self-reported lactose intolerance. J Am Coll Nutr. 2005,24(1):51-7.
  • [3]Swagerty DL Jr1, Walling AD, Klein RM. Lactose intolerance. Am Fam Physician. 2002 ,65(9):1845-50.




營養知識

概述:

鐵是人體中血紅蛋白和肌紅蛋白的重要成分,長期鐵缺乏時容易造成小細胞低色素性貧血。同時,鐵對呼吸和能量代謝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推薦攝入量:

12mg/d(毫克/天,成年男性)
20mg/d(成年女性)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改善貧血問題

研究范圍:缺鐵性貧血

文獻使用劑量:4-100mg/d(毫克/天)(不同人群使用劑量不同)

國內外研究結果:

鐵是人體必需的微量元素,是血紅蛋白的組成成分,能夠參與氧的運輸和組織呼吸過程。由于鐵攝入量不足、吸收量減少、需要量增加、鐵利用障礙或丟失過多會引起缺鐵性貧血的發生[1]。世界各國的科學家針對不同人群的缺鐵性貧血展開了大量的實驗研究:
1.孕產婦
孕婦由于血容量增大,紅細胞數量增加,對鐵的需求也相應增加,此外,妊娠反應所致的胃腸不適,使得鐵的攝入量減少,因此孕婦是缺鐵性貧血的高發人群之一。
為了探究補鐵對孕期缺鐵性貧血的影響,印度和巴黎的研究人員先后開展了2項隨機對照人群試驗,給孕晚期的婦女補充鐵劑(30-100mg/d),結果顯示:孕晚期婦女補鐵后發生缺鐵性貧血的風險大大降低[2,3]
孕期發生缺鐵性貧血除外對孕婦自身健康產生影響外,對其體內胎兒的健康也會有不利影響。為了探究孕婦貧血對其體內胎兒所產生的不良影響,新西蘭的科學家收集了國際上60項相關的人群試驗結果,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對具備特定條件的、同課題的諸多研究結果進行的綜合分析),結果發現孕期缺鐵性貧血是早產和產生低體重新生兒的危險因素之一[4] 。
那么孕期補鐵能否降低早產和低體重新生兒的發生風險呢?對此,西班牙科學家開展了一項回顧性病例對照調查,該研究分析比較了生產低體重和正常體重新生兒的產婦在懷孕期間體內鐵含量水平,結果發現,懷孕期間保證體內豐富的鐵含量能夠減少其所生新生兒低體重的發生風險[5]。
妊娠中、晚期是胎兒生長發育迅速的階段,這一時期出現缺鐵的風險大大增加[1]。美國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隨機對照試驗,給懷孕的婦女在孕20周開始補充鐵劑(30mg/d)直至孕26周結束,結果同樣發現,孕中期補充鐵劑能夠減少早產和低體重新生兒的發生風險[6]。
此外,產婦由于生產過程中失血也常常容易發生產后貧血。為探究補鐵對產后貧血的作用,希臘科學家開展了一項隨機對照試驗,連續4周給生完孩子的產婦補充鐵劑(100mg/d),結果發現,補鐵能夠顯著改善產后貧血的問題[7]。
2.新生兒
低出生體重兒是指出生時體重低于2.5kg的新生兒,常常由于遺傳、營養不良、多胎、早產、胎盤異常等原因引起。而由于身體各器官發育不成熟,適應性與抵抗力差,低出生體重兒易發生缺鐵性貧血。
針對低出生體重兒的缺鐵性貧血問題,印度和瑞典的科學家先后開展了2項隨機對照人群試驗,連續1-4.5個月給低出生體重新生兒補充鐵劑(4-7.5mg/d),結果發現,補鐵能夠有效降低低出生體重兒發生缺鐵性貧血的風險,促進嬰兒的健康成長[8,9]。
3.嬰幼兒
嬰幼兒生長發育迅速,是人體生長發育的重要時期,充足的營養將為一生的體力和智力發育打下良好的基礎,而微量元素鐵的缺乏將會影響嬰幼兒的正常生長發育。
加拿大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隨機對照試驗,連續9個月給嬰幼兒補充鐵劑(12.8mg/d),結果發現,鐵的補充可以減少嬰幼兒發生缺鐵性貧血的風險,并且能夠避免因缺鐵導致的嬰幼兒發育延緩[10]。
此外,西班牙科學家進行了一項隨機雙盲試驗,給嬰幼兒持續4個月喂食鐵強化牛奶(500ml/d),研究人員通過比較用普通牛奶和鐵強化牛奶喂養的嬰幼兒的鐵儲存水平發現:補鐵能夠提高嬰幼兒體內的鐵儲存水平,降低嬰幼兒發生缺鐵性貧血的風險[11]。
4.兒童、青少年
缺鐵性貧血是兒童貧血最常見的原因,在全世界范圍內也是最常見的一種營養素缺乏問題[12]。針對兒童期缺鐵性貧血問題,伯明翰兒童醫院進行了一項人群研究,給缺鐵性貧血或處于缺鐵狀態的兒童補充鐵劑,結果發現,補鐵能夠明顯改善兒童體內的鐵含量,提高體內血紅蛋白水平 [13]。
青少年處在生長發育的高峰期,對鐵的需求量變大,尤其是青春期女孩由于月經初潮的來臨,更是易發生缺鐵性貧血問題。羅馬國際食品營養研究中心調查分析了歐洲青少年血紅蛋白和膳食鐵攝入的情況,結果發現青春期女生的鐵消耗明顯多于青春期男生。這提示,對于青春期女孩而言,更應該保證充足鐵的攝入,降低發生缺鐵性貧血的風險[14]。

參考文獻:

  • [1]營養與食品衛生學.第六版。人民衛生出版社
  • [2] Iyengar L, Apte SV, Prophylaxis of anemia in pregnancy. Am J ClinNutr.1970,23(6):725-30
  • [3]Preziosi P1, Prual A, Galan P, et al., Effect of iron supplementation on the iron status of pregnant women: consequences for newborns. Am J ClinNutr. 1997,66(5):1178-82
  • [4]Pe?a-Rosas JP, De-Regil LM, Dowswell T, Viteri FE. Daily oral iron supplementation during pregnancy.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2 Dec 12;12:CD004736.
  • [5]Palma S1, Perez-Iglesias R, Prieto D, et al., Iron but not folic acid supplementation reduces the risk of low birth weight in pregnant women without anaemia: a case-control study.J Epidemiol Community Health. 2008,62(2):120-4.
  • [6]Siega-Riz AM1, Hartzema AG, Turnbull C, et al., The effects of prophylactic iron given in prenatal supplements on iron status and birth outcome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m J Obstet Gynecol. 2006,194(2):512-9.
  • [7]Giannoulis C1, Daniilidis A, Tantanasis T,et al. Intravenous administration of iron sucrose for treating anemia in postpartum women.Hippokratia. 2009,13(1):38-40.
  • [8]Aggarwal D1, Sachdev HP, Nagpal J,et al.,Haematological effect of iron supplementation in breast fed term low birth weight infants. Arch Dis Child. 2005,90(1):26-9.
  • [9]Berglund S1, Westrup B, Domell?f M, Birth Weight InfantsIron Supplements Reduce the Risk of Iron Deficiency Anemia in Marginally Low.Pediatrics. 2010,126(4):e874-83.
  • [10]Moffatt ME1, Longstaffe S, Besant et al., Prevention of iron deficiency and psychomotor decline in high-risk infants through use of iron fortified infant formula: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 Pediatr. 1994 ,125(4):527-34.
  • [11]Maldonado Lozano J1, Baró L, Ramírez-Tortosa MC, et al., Intake of an iron-supplemented milk formula as a preventive measure to avoid low iron status in 1-3 year-olds. AnPediatr (Barc). 2007,66(6):591-6.
  • [12] UNICEF. The state of the world children 2001[M]. New York:UNICEF Publications,2001:122
  • [13]Daly A1, MacDonald A, AukettA,et al., Prevention of anaemia in inner city toddlers by an iron supplemented cows' milk formula. Arch Dis Child. 1996 ,75(1):9-16.
  • [14]Ferrari M1, Mistura L, Patterson E,et al., Evaluation of iron status in European adolescents through biochemical iron indicators: the HELENA Study. Eur J ClinNutr. 2011,65(3):340-9.

增強運動耐力,改善訓練期間情緒和運動表現

研究范圍:運動員

文獻使用劑量:200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為了探究補鐵對于運動表現的影響,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試驗,連續8個星期給志愿者補充鐵劑(20mg/d),觀察志愿者在基礎訓練和長跑運動前后的表現,發現補充鐵劑能夠激發訓練期間的活力,使得運動時情緒更為高漲[1]。
研究資料顯示,女性運動員常常更易發生缺鐵性貧血問題[2]。塞爾維亞和美國科學家先后開展了2項隨機安慰劑對照試驗,給缺鐵的女性運動員補充鐵(20mg/d),結果均發現,鐵的補充可以有效地改善缺鐵女性運動員的鐵缺乏問題,并且顯著增強體能[2,3]。

參考文獻:

  • [1] McClung JP1, Karl JP, Cable SJ,et al.,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of iron supplementation in females oldiers during military training: effects on iron status, physical performance, and mood. Am J Clin Nutr. 2009,90(1):124-31.
  • [2] DellaValle DM. Iron supplementation  for  female  athletes:  effects  on  iron  status  and performance outcomes. Curr Sports Med Rep. 2013 Jul-Aug;12(4):234-9. 
  • [3] Radjen S1, Radjen G, Zivoti?-Vanovi? M, et al., Effect of iron supplementation on maximal oxygen uptake in female athletes. Vojnosanit Pregl. 2011,68(2):130-5.

營養知識

概述:

鋅是人類必需的微量元素之一,分布在人體所有的組織器官,不僅參與人體組織構成,還對生長發育,智力發展,免疫功能,物質代謝和生殖功能等具有重要的作用。

推薦攝入量:

成年男性:12.5 mg/d(毫克/天);成年女性:7.5 mg/d(RNI:推薦攝入量)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參與免疫調節,增強免疫力

研究范圍:免疫力下降

文獻使用劑量:20 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胸腺、淋巴細胞等在人體免疫系統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基礎研究資料顯示:鋅是維持胸腺等免疫器官和淋巴細胞等免疫細胞正常功能所必需的微量元素,因此鋅對機體免疫功能具有重要作用[1,2]。為探究鋅與免疫系統的關系,世界各國科學家們開展了大量的動物和人群試驗研究:
意大利科學家通過實驗發現,缺鋅會在一定程度上減慢免疫球蛋白的產生,減弱淋巴細胞的活性[3]。而鋅元素缺乏在動物身上會表現出什么樣的問題呢?美國研究人員在動物實驗中發現,鋅缺乏可導致奶牛胸腺萎縮,進而引發感染,導致死亡[4]。
在美國的研究人員開展了的另一項動物實驗中,研究人員給小鼠喂食缺鋅的飼料,結果發現,食用缺鋅飼料2周后小鼠胸腺就開始發生退化;4周之后,胸腺萎縮至原始大小的四分之一;6周之后,胸腺將近消失。這提示,鋅是維持免疫器官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一旦缺乏將會嚴重損傷免疫系統[5]。
臨床研究發現,缺鋅會減弱機體對疾病的抵抗力,人體一旦缺鋅,會引起免疫反應降低,容易感染傳染性病原體,而增加鋅的攝入則能夠增強機體免疫力 [6,7]。
兒童常常容易感染肺炎和腸胃炎,而兒童體內鋅元素的含量和這些疾病的發生之間又有怎樣的關系呢?伊朗的研究人員針對兒童開展了一項人群研究,該研究比較了肺炎、腸胃炎和健康兒童血清鋅含量水平,結果顯示: 肺炎和胃腸炎兒童的血清鋅含量均顯著低于健康組兒童。這提示,保持體內充足鋅含量,有助于減少兒童肺炎和胃腸炎的發生風險[8]。
腹瀉也是兒童較為常見的細菌感染性問題,為了研究補鋅對兒童腹瀉的影響,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在給 6~35個月齡的兒童補充鋅(20 mg/d)后發現,補充鋅可以顯著降低兒童腹瀉的持續時間。此外,補充鋅還能明顯緩解腹瀉嚴重程度[9]。
機體在抵抗力低下時容易受感冒病毒攻擊,鋅在緩解感冒問題上也起到重要作用。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人群試驗,研究人員給感冒者補充鋅后發現,補鋅可以減少感冒的持續時間,感冒各種常見問題(咳嗽、流鼻涕等)持續時間也縮短。這說明鋅可以減輕感冒問題,促進感冒的恢復[10]。

參考文獻:

  • [1]Marchevsky A M, Wick M R. The thymus gland[J]. Pathology of the Mediastinum, 2014: 37.
  • [2]Fraker, P. J., & King, L. E. (2004). Reprogramming of the immune system during zinc deficiency. Annu. Rev. Nutr., 24, 277-298.
  • [3]Mocchegiani E, Muzzioli M. Therapeutic application of zinc in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against opportunistic infections[J].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2000, 130(5): 1424S-1431S.
  • [4]Cunningham-Rundles S. Zinc and Immune Function[J]. 1998.
  • [5]. Fernandes G, Nair M, Onoe K, Tanaka T, Floyd R, Good RA. Impairment of cell mediated immune functions by dietary Zn deficiency in mice.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979;76:457–61
  • [6]Shankar A H, Prasad A S. Zinc and immune function: the biological basis of altered resistance to infection[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1998, 68(2): 447S-463S.
  • [7]Walsh C T, Sandstead H H, Prasad A S, et al. Zinc: health effects and research priorities for the 1990s[J].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994, 102(Suppl 2): 5.
  • [8]Soleymani G H R, Abtahi S. Evaluation of serum Zinc status in hospitalized children aged 1-4 years with Pneumonia and gastroenteritis in Zahedan[J]. TABIB-E-SHARGH, 2006.
  • [9]Sazawal S, Black R E, Bhan M K, et al. Zinc supplementation in young children with acute diarrhea in India[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95, 333(13): 839-844.
  • [10]Prasad A S, Beck F W J, Bao B, et al. Duration and severity of symptoms and levels of plasma interleukin-1 receptor antagonist, soluble tumor necrosis factor receptor, and adhesion molecules in patients with common cold treated with zinc acetate[J].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08, 197(6): 795-802.

增強精子活力、維持男性正常性功能

研究范圍:男性不育

文獻使用劑量:54mg/d

國內外研究結果:

世界衛生組織認為,在二十一世紀影響人類生活和健康的主要問題中,不孕不育癥將成為僅次于腫瘤和心腦血管病的第三大問題[1]。專家們認為男性精液質量下降是男性不育發生率增加的罪魁禍首,美國的一位教授甚至預言,到了2040年,美國將有50%的男人沒有生育能力[2]。面對如此嚴峻生殖健康問題現狀,增強男性精子活力,維護男性正常性功能刻不容緩。 
作為維持男性正常性功能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鋅在男性體內主要集中于睪丸、附睪和前列腺等器官中,尤其在精液中的含量特別豐富[3,4]。鋅直接參與精子的生成、成熟過程,對精子活力及其穩定性都具有重要作用。大量研究表明缺鋅可導致性腺機能減退,睪丸縮小,精子數目減少及生殖器官發育不全等[5-7]。
正常精液包括精子和精漿,精漿是輸送精子的必須介質,為精子提供能量和營養物質,為了探究精漿中鋅含量與男性生育健康的關系,新加坡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人群調查研究,通過比較不育癥和健康男性精液中鋅含量水平發現,不育癥男性精漿中鋅濃度顯著低于健康男性,并且精漿中鋅濃度越高,精子數量則就越多[8]。
然而對于不育癥男性,補鋅對于他們又有何作用呢?美國研究人員對此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連續6個月給少精癥的不育男性補充鋅(54mg/d),結果發現,在補充鋅之后他們的精子數目、精子活力等明顯提高。這提示,給不育男性補充鋅可以明顯增強男性生育能力[9]。
此外,鋅對于提高受精成功率也具有重要意義。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開展了一項實驗研究,通過體外觀察鋅對精子的影響作用發現,增加精漿中的鋅含量會提高射精后體外精子的存活率,增加受精數從而提高受精成功率[10]。

參考文獻:

  • [1]桑愛軍,俞承榮. 男性不育治療指南. 北京: 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10: 序 1.
  • [2]曹開鏞談男性健康新理念:北京出版社,2004:230 - 239
  • [3]Al-Baldawi A T, Naji N A, Al-Ani A A A. Male infertility and physiological role of zinc[J]. iraqi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 2000: 67-71.
  • [4]曲莉莎. 微量元素鋅與男性生殖[J]. 微量元素與健康研究, 1994, 11(1): 55-55.
  • [5] Koehler K, Parr M K, Geyer H, et al. Serum testosterone and urinary excretion of steroid hormone metabolites after administration of a high-dose zinc supplement[J].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7, 63(1): 65-70.
  • [6]Bedwal R S, Bahuguna A. Zinc, copper and selenium in reproduction[J]. Experientia, 1994, 50(7): 626-640.
  • [7]Millar M J, Fischer M I, Elcoate P V, et al. The effects of dietary zinc deficiency on the reproductive system of male rats[J]. Canadian journal of biochemistry and physiology, 1958, 36(6): 557-569.
  • [8]Chia S E, Ong C N, Chua L H, et al. Comparison of zinc concentrations in blood and seminal plasma and the various sperm parameters between fertile and infertile men[J]. Journal of andrology, 2000, 21(1): 53-57.
  • [9]Marmar J L, Katz S, Praiss D E, et al. Semen zinc levels in infertile and postvasectomy patients and patients with prostatitis[J].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1975, 26(11): 1057-1063.
  • [10]江莉, 李慕軍, 牛冉冉, 等. 精漿鋅含量與精液質量及體外受精結局的相關性[J]. 山東醫藥, 2012, 52(35): 22-24.

促進傷口及口腔潰瘍的愈合,改善皮膚問題

研究范圍:痤瘡、口腔潰瘍、組織創傷等。

文獻使用劑量:30-145 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皮膚中鋅的含量高達全身的20%,大量的研究資料顯示,鋅能有效地緩解如脂溢性皮炎、口腔潰瘍、創傷等各種皮膚問題,保護皮膚健康[1-4]。
為探究鋅對皮膚損傷問題的影響,北京解放軍第304醫院燒傷研究所開展了一項動物實驗,通過檢測沸水燙傷模型的大鼠血清中鋅含量發現,大鼠燙傷后,血清中鋅含量顯著下降;而給大鼠補充鋅后,燙傷部位修復加快[5]。
此外,鋅對于手術后傷口恢復也有重要作用,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臨床對照試驗,給進行手術后的病人補充鋅(145 mg/d),結果發現,手術后補充鋅能夠加快傷口的愈合,縮短痊愈時間[6]。
痤瘡的發生主要與皮脂分泌過多、細菌感染等因素密切相關,鋅對痤瘡又有何影響呢?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連續7天給痤瘡者額外補充鋅元素(102 mg/d),結果發現,給痤瘡者補鋅后,皮脂溢出和新發皮疹明顯減少,瘙癢問題減輕[7]。 
口腔潰瘍是最常見的口腔黏膜問題之一,伊拉克和國內研究人員針對鋅與口腔潰瘍的關系分別開展了2項人群試驗,給口腔潰瘍的人群補充鋅(30-40mg/d,4-28天),結果均發現,鋅的補充能夠減小口腔潰瘍面積,加快潰瘍的愈合[8,9]。

參考文獻:

  • [1]Kumar P, Lal N R, Mondal A K, et al. Zinc and skin: a brief summary[J]. Dermatology online journal, 2012, 18(3).
  • [2]Yaghoobi R, Omidian M, Bagherani N. Comparison of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topical corticosteroid and oral zinc sulfate-topical corticosteroid combin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vitiligo patients: a clinical trial[J]. BMC Dermatology, 2011, 11(7)
  • [3]Gupta A K, Bluhm R. Seborrheic dermatitis[J].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 2004, 18(1): 13-26.
  • [4]Schwartz J R, Marsh R G, Draelos Z D. Zinc and skin health: overview of physiology and pharmacology[J]. Dermatologic surgery, 2005, 31(s1): 837-847.
  • [5]郭振榮, 李利根, 趙霖, 等. 鋅營養狀態對燒傷創面修復的影響[C]//中華醫學會第六屆全國燒傷外科學術會議論文匯編. 2001.
  • [6]Pories W J, Henzel J H, Rob C G, et al. Acceleration of wound healing in man with zinc sulphate given by mouth[J]. The Lancet, 1967, 289(7482): 121-124.
  • [7]孔祥瑞, 陳彩鳳. 口服鋅治療痤瘡等皮膚病的長期觀察 (附 274 例療效及隨訪報告)[J]. 中級醫刊, 1987, 7: 011.
  • [8]Sharquie K E, Najim R A, Al-Hayani R K, et al. The therapeutic and prophylactic role of oral zinc sulfate in management of recurrent aphthous stomatitis (ras) in comparison with dapsone[J]. Saudi medical journal, 2008, 29(5): 734-738.
  • [9]徐穎. 葡萄糖酸鋅治療復發性口腔潰瘍的療效觀察[J]. 北京口腔醫學, 2002, 10(2): 89-90.

改善小兒厭食,增進食欲

研究范圍:味覺減退,食欲不振

文獻使用劑量:20 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異食癖是指代謝機能紊亂,味覺異常等引起的喜歡吃一些不能吃的東西,如泥土、紙片、污物等。研究資料表明,缺鋅會影響味蕾細胞的更新,影響唾液中消化酶的活性,進而引起食欲減退、異食癖等問題[1,2]。
食欲不振、不愛吃飯在兒童中較為常見,常因此影響兒童的營養狀況,引起一系列健康問題。首都兒科研究所開展了一項針對食欲不振兒童的人群試驗,在給缺鋅的兒童口服補鋅后發現,由于缺鋅引起的食欲不振問題得到了明顯的改善[3]。
厭食常常造成兒童消瘦、營養不良,嚴重時會造成內分泌紊亂等嚴重后果。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院開展了一項臨床干預試驗,連續28天給厭食的兒童補充鋅,結果發現,補鋅后兒童的食欲明顯改善,味覺的靈敏度也顯著提高[4]。
有味覺障礙問題的人常常然察覺不到食物的美味,無法享受吃飯的樂趣,進而產生營養不良等后果。德國研究人員針對味覺障礙的人群開展了一項研究,持續3個月給味覺障礙的人群補充鋅(20mg/d),結果顯示,味覺障礙在補鋅后得到顯著地改善[5]。

參考文獻:


  • [1]朱清義, 劉敬東, 蔣玉紅. 青島市嬰幼兒佝僂病312例血微量營養素分析[J]. 實用兒科臨床雜志, 2006, 21(11): 703-704.
  • [2]Hamano H, Yoshinaga K, Eta R, et al. Effect of polaprezinc on taste disorders in zinc-deficient rats[J]. Biofactors, 2006, 28(3): 185-193.
  • [3]王建紅, 張悅, 金春華, 等. 葡萄糖酸鋅治療兒童鋅缺乏癥療效觀察[J]. 北京醫學, 2012, 34(005): 409-410.
  • [4]王瑞琴, 霍淑芳, 金松子, 等. 硫酸鋅治療小兒厭食癥等109例療效觀察[J]. 吉林大學學報 (醫學版), 1988, 3: 027.
  • [5]Heckmann S M, Hujoel P, Habiger S, et al. Zinc gluconate in the treatment of dysgeusia-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2005, 84(1): 35-38.


促進生長發育

研究范圍:生長發育不良

文獻使用劑量:10 mg/d

國內外研究結果:

作為人體所需的微量營養素之一,鋅直接或間接者參與蛋白質、核酸的合成以及細胞生長等過程,在人體生長發育方面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1]。國內外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系列實驗研究來探究鋅對生長發育的影響作用:
美國的研究人員針對6~9個月齡的嬰兒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在連續6個多月給嬰兒補充鋅(10mg/d)后發現,與未補充鋅的嬰兒相比,補鋅后嬰兒的體重、身高和頭圍等指標水平顯著增加[2]。該研究團隊在4年后針對青春期前的兒童也開展了補鋅的人群干預試驗,同樣發現,補鋅能夠增加兒童的身高和體重的增長,促進生長發育[3]。
補鋅在促進生長發育的作用在生長發育緩慢的兒童中表現得更為顯著。在荷蘭科學家開展的一項人群干預試驗中,研究人員在連續6個月給發育不良的嬰幼兒(6~12月齡)補鋅(10 mg/d)后,發現發育不良的嬰幼兒補鋅后身高和體重明顯增加[4]。
學齡前期及青春生長期前的兒童,由于生長發育較為迅速,對鋅的需求量相對較多,較易發生鋅缺乏問題。日本研究人員針對身材矮小的青春期兒童(輕至中度缺鋅,無內分泌異常)開展了一項干預試驗,在連續6個月的補鋅之后發現,補鋅使得兒童血清中鋅含量上升,可加快生長速度[5]。  

參考文獻:

  • [1]陳泳. 微量元素鋅的作用[J]. 甘肅科技, 2005, 21(5): 194-196.
  • [2]Rivera J A, Ruel M T, Santizo M C, et al. Zinc supplementation improves the growth of stunted rural Guatemalan infants[J].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1998, 128(3): 556-562.
  • [3]Brown K H, Peerson J M, Rivera J, et al. Effect of supplemental zinc on the growth and serum zinc concentrations of prepubertal children: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2, 75(6): 1062-1071.
  • [4]Umeta M, West C E, Haidar J, et al. Zinc supplementation and stunted infants in Ethiopia: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The lancet, 2000, 355(9220): 2021-2026.
  • [5]Nakamura T, Nishiyama S, Futagoishi-Suginohara Y, et al. Mild to moderate zinc deficiency in short children: effect of zinc supplementation on linear growth velocity[J]. 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 1993, 123(1): 65-69. 

營養搭配
兒童成長:蛋白質+鈣+鐵+鋅+DHA+牛磺酸

主要作用:

補充兒童成長必需的蛋白質及礦物質,促進骨骼身體發育
增強記憶與思維能力、提高智力
改善記憶力,補充大腦營養。

營養需求人群:

生長發育期容易缺乏鈣、鐵、鋅的兒童
食欲不振、免疫力低下的兒童
精神不振、注意力不集中的兒童

營養知識:

蛋白質是人體必需的營養素之一,是構成機體免疫防御功能的物質基礎,各種免疫細胞的生成及抗體的合成都需要蛋白質為原料或參與其過程。因此,蛋白質在免疫功能的調節中有重要作用【1】。
鈣鐵鋅等礦物質是人體六大必需營養素之一,礦物質參與很多機體生理功能,是保證兒童正常生長發育、身心健康的重要因素。兒童礦物質缺乏會對兒童的生長發育造成不同程度的近期和遠期影響。
魚油(DHA)缺乏時可影響兒童大腦智力發育、降低大腦思維、學習、分析及記憶能力,影響大腦分化成熟,影響視力敏感度,減退眼睛視網膜反射力,造成遠視或近視,影響精神集中能力等。
牛磺酸是中樞神經系統中含量最豐富的游離氨基酸之一。除了在大腦發育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還可通過提高蛋白質的利用率來促進智力發育。
在兒童高速生長發育的階段,同時補充機體容易缺乏的蛋白質、鈣鐵鋅礦物質和神經系統發育必須的DHA、牛磺酸,全面呵護兒童的智力和身體的發育。

國內外研究結果:

蛋白質在動物的生命過程中具有重要生理作用。蛋白質是構成動物肌肉、皮膚、毛發等的基本成分,起傳導、運輸、支持、保護等作用。在機體內物質代謝過程中起催化作用的酶、起調節作用的激素、具有免疫和防御機能的細胞因子和抗體等,都是以蛋白質為主體構成的。組織器官的新陳代謝需要蛋白質不斷更新與修補損傷組織。機體攝取營養不足時,蛋白質可分解供能,維持機體的正常代謝活動。
河南省疾控中心在探討蛋白質粉對正常小鼠免疫調節作用時,發現蛋白質粉可明顯增強綿羊紅細胞誘導小鼠DTH能力,促進抗體生成細胞數的生成、ConA誘導的小鼠脾淋巴細胞轉化能力和血清凝血素的生成;能提高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雞紅細胞能力和自然殺傷細胞活性。說明蛋白質粉對正常小鼠的細胞、體液免疫和單核-巨噬細胞功能和自然殺傷細胞功能有促進作用,即具有增強免疫力功能【2】。
湖南省疾控中心在評價蛋白質粉對小鼠免疫功能的影響的研究中,按衛生部《保健食品檢驗與評價技術規范》中增強免疫力功能檢驗方法,經口給予小鼠蛋白質粉30天,測定細胞免疫、體液免疫、單核-巨噬細胞吞噬功能指標,以及自然殺傷細胞活性。結果小鼠的自然殺傷細胞活性,小鼠的遲發型變態反應、抗體生成細胞數均得到顯著提高,表明蛋白質粉具有增強免疫力功能【3】。
兒童時期生長發育迅速、代謝旺盛,因此必需保證有充足的維生素與礦物質攝入,滿足其生長發育的需要。但由于兒童挑食偏食的不良習慣,可能引起營養素攝入不足,這不僅影響他們的正常發育,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其智力發育,甚至給他們今后的一生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如缺鐵可使兒童聽力、視力減弱,學習成績不佳,智力發育受到嚴重損害。碘缺乏可使兒童智力下降,成年后勞動能力下降。維生素、礦物質這些營養素雖然人體的需要量很少,但其對兒童的生長發育起著重要的作用。
鈣缺乏癥是常見的營養性疾病,主要表現為骨骼的病變。兒童時期長期鈣攝入不足,并伴隨蛋白質和維生素D的缺乏,可引起生長遲緩、新骨結構異常、骨鈣化不良、骨骼變形, 發生佝僂病。鈣不僅對兒童生長發育極其重要,而且還關系到成年以后的骨量峰值。骨量表示骨骼中礦物質沉積的多少,而骨量的大部分累積發生在兒童和青少年時期。給予74例3-6歲兒童每天服用鈣爾奇D300片劑一片(每周服用5天),為期6個月,與87例同齡未補鈣兒童對照,結果顯示補鈣組骨礦含量、骨密度和骨面積的增加值均高于對照組;補鈣組身高增加值高于對照組。研究結果顯示補鈣可促進兒童身高增長【4】。
兒童缺鐵易患缺鐵性貧血,處在生長發育期的兒童,隨體重的增加,血容量及組織鐵也相對增加,且生長發育越快,鐵的需要量也就越大。一般每增加1公斤體重約需要增加鐵35-45mg。鐵缺乏的兒童易煩躁,對周圍不感興趣,冷漠呆板,如體內血紅蛋白繼續下降,兒童青少年出現身體發育受阻、體力下降、注意力與記憶力調節過程障礙、學習能力降低等現象。
鋅有參與蛋白質合成、促進細胞分裂、生長和再生功能,缺鋅可導致一系列的生化紊亂和許多器官的功能異常,兒童缺鋅能導致厭食、異食、免疫能力下降、智力降低、生長發育緩慢等多種疾病。缺鋅綜合征兒童表現為生長發育停止、第二性征發育不全、并伴有缺鐵性貧血及異食癖。缺鋅還會引起兒童智力發育障礙,影響腦發育、腦功能、及學習記憶性。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通過了解中國不同城市和鄉鎮3-12歲兒童的血礦物質水平,并探討相關影響因素。選擇北京、廣州等7個城市和兩個鄉鎮兒童1842人,經檢測發現三分一以上兒童存在不同程度的缺鐵和缺鋅。3-4歲組兒童的鐵缺乏率和鋅缺乏率分別高達47.1%和64.6%。鄉鎮兒童鐵缺乏率顯著高于一線城市兒童,而鄉鎮兒童的鋅缺乏率顯著低于一、二線城市兒童。結論提示目前中國城市和鄉鎮3-12歲兒童的鐵缺乏和鋅缺乏狀況仍然非常嚴重,未來兒童營養膳食方面應該重點加強鐵和鋅方面的干預研究【5】。
DHA在人體內不能合成,只能由富含DHA食物攝取,如深海魚類:金槍魚、三文魚、鯡魚、鮭魚、鱒魚、鱈魚、刀魚、青魚、沙丁魚、鰻魚,淡水魚類:鯽魚、黃鱔、魚卵等,海洋微藻類等。DHA缺乏時可影響兒童大腦智力發育、降低大腦思維、學習、分析及記憶能力,影響大腦分化成熟,影響視力敏感度,減退眼睛視網膜反射力,造成遠視或近視,影響精神集中能力等。
內蒙古科技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對補充外源性DHA是否改善大學生記憶力進行了研究。選擇健康的大學生分為DHA干預組和安慰劑對照組,試驗前后分別評價學生的記憶能力。結果發現干預組記憶力顯著得到改善,并且干預組的聯想學習、人像特點回憶、總量表分和記憶商亦顯著高于對照組。表明DHA能夠改善大學生的記憶能力【6】。
牛磺酸即氨基己烷磺酸,是一種條件必需氨基酸,必須從膳食中攝取。在哺乳動物組織中,由蛋氨酸和半胱氨酸代謝的中間產物半胱亞磺酸,經半胱亞磺酸脫羧酶脫羧成亞牛磺酸,再氧化成牛磺酸。牛磺酸在機體中主要以游離形式分布于中樞神經系統、視網膜、肝臟、骨骼肌及心肌等組織。多數哺乳動物妊娠后期胎兒各組織中牛磺酸的含量明顯增加,生后逐漸下降,至斷奶時接近成年動物水平,牛磺酸隨年齡而變動提示與生長發育有密切的關系。
牛磺酸是中樞神經系統中含量最豐富的游離氨基酸之一。除了在大腦發育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還可通過提高蛋白質的利用率來促進智力發育。有研究表明,中樞神經系統的一些肽類物質參與信息在腦內的加工,它們可調節記憶儲存或提取過程,腦β-內啡肽及精氨酸加壓素等可參與記憶調節系統,影響學習記憶的獲得、鞏固和再現等不同階段。而牛磺酸正是通過增加海馬與大腦皮層內β-內啡肽及精氨酸加壓素的含量來參與學習記憶力的調節。另外牛磺酸還能調節體內微量元素鋅、銅、鐵劑游離氨基酸等含量,進而促進大腦中DNA、RNA及蛋白質的合成,以牛磺酸-鋅或牛磺酸形式調節機體的細胞代謝活性【7】。
研究認為,牛磺酸可促進細胞的增殖活性,顯著增加腦重。在行為上牛磺酸具有提高學習與記憶的作用。研究表明牛磺酸與歐米伽3多不飽和脂肪酸對大鼠腦神經功能發育存在協同的促進作用,表現為可增加大鼠海馬突觸數目,在功能上有促進大鼠腦神經功能發育的趨勢,在行為上表現為大鼠學習記憶能力的增強。進一步的研究發現牛磺酸有促進人胚腦神經細胞的生長發育、增殖分化和延緩衰老的作用【8】。
牛磺酸可增強視力,維持視網膜的生理,與視網膜內神經傳遞過程及受光或電刺激傳出有關。如果牛磺酸嚴重缺乏就會造成失明【9】。
周海莊對口服牛磺酸輔佐提高接種乙肝疫苗免疫應答率的效果進行了研究,選擇把249名接種對象隨機分為牛磺酸組和對照組。發現牛磺酸干預組接種乙肝疫苗免疫應答率顯著提高,表明口服牛磺酸顆粒對免疫功能提高有輔助作用【10】。

參考文獻:

  • 1.林曉明,李勇.高級營養學[M]. 北京:北京大學醫學出版社.2004:215.
  • 2.李立,王寧,張桂霞,等. 蛋白質粉對小鼠免疫功能的影響[J]. 中國比較醫學雜志. 2010,20(3):54-60.
  • 3.劉秀英,胡怡秀,胡余明,等. 蛋白質粉增強免疫力實驗研究[J]. 中國熱帶醫學.2009,9(2): 249-250.
  • 4.姬巧云,吳康敏,安珍,等.成都市郊區學齡前兒童鈣營養狀況及補鈣效果的初步研究[J].中國骨質疏松雜志.2002,8(2):147-150.
  • 5.馬德福,張玉梅,王培玉,等. 中國7城市2鄉鎮3~12歲兒童血礦物質水平調查[J].北京大學學報. 網絡出版時間:2014-05-20 11:06.
  • 6.霍建勛,安建剛,楊清俊.二十二碳六烯酸對某大學學生改善記憶力的影響[J].中國學校衛生,2003,24(6):567-568.
  • 7.崔琳.牛磺酸對腦發育的影響[J].當代職校生. 2004,增刊:119-121.
  • 8.陳文雄,陳文珊,陳達光. 牛磺酸與生長發育[J]. 國外醫學婦幼保健分冊. 2000,11(1):3-6.
  • 9.王曉潔.牛磺酸與兒童發育. 中國學校衛生[J]. 1998,19(1):11-12.
  • 10.周海莊,周小莊,葉發忠,等. 口服牛磺酸提高兒童乙肝免疫應答效果觀察[J].社區醫學雜.2007, 5(11):33.
江苏e球彩怎么不能看